我萌的cp世界第一甜

冷cp聚集地杂食向,傻黄甜,头像是最近墙头~

墙头众多,爱他们(/ω\)

盾铁内战后推文 二

陌陌今天不在家:

马住!


聊赠一枝春:




三.曲折剧情类(又名:太太你们是天使吗类)




《战后情书》




MCU盾铁,这是被队三差点踢出坑以后重新拉我回来的一篇文。简直不能明白为什么有人在美队三后还没看过它。




Steve和Tony有了第一封信,然后是第二封。这些信件抚平了一些东西,也证明了一些东西。




对全员都特别友好,能感受到复联的团队情还有最后嘲讽脸的奇异博士和耿直的Thor。队长的行为可以说很甜心了,这才是我心里的队长!Tony的感情转变也特别流畅,一切都水到渠成,总而言之特别棒。




就我看来不虐。




节选:




你不是慈善机构,不是反政府组织,不是无政府主义者,你是英雄,是美国队长,史蒂夫,你必须得是。别让我把我爸最后留给我的活计也搞砸了,求你。但如果你再这样领着一群家伙到处不打招呼地行侠仗义,那么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让你们回来,让你们放手称心地去做你们该做的事。我需要你回来,别自作多情,这不是说我想你了。我俩都是了无牵挂的孤家寡人;但有人不是。他们不必要承担这些,也不需要承担这些,而我不觉得你当真有那么喜欢瓦坎达的风景。我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处理你丢在这里的东西,它们像是会说话那样发出噪音令人无法忍受,所以你最好自己来把它们全带走。当然,如果你决定要留在那儿和酋长或者谁的女儿结婚,我发誓我会在纽约架起一只大锅,把你和外星龙虾放在一起煮了;再出版一本自传诉说你的薄情,让姑娘们对你从此望而却步。那时候你就会知道民意的可怖,你这辈子都得和差劲至极的斯塔克绑在一起享受一场灾难的婚姻,任何一个调情都会被视为出轨。
好吧,那也不重要了,我已经把你煮了;就着82年的拉菲连皮带肉地吃下去。那时候我会我一边恨你一边后悔,一边哭泣一边随意地杜撰我俩的故事。所以,操你的史蒂夫罗杰斯,我不需要你的称赞也不需要你的道歉,我一点也不喜欢我身边围着的所有人。即使现在我回想起来我最好的时候仍然是和你们在一起,和你在一起,我揍飞那些混球们你就笑了,倒不是因为我是一个好人。忘了它吧,我不知道我在说什么,你也根本不懂我要什么。




http://www.mtslash.net/forum.php?mod=viewthread&tid=206904&page=1&authorid=100929&mobile=2




《代价X》




616盾铁,有盾铁各自的第一人称,形象非常IC。




Steve在时间里穿梭,一遍一遍经历战争和分别,他想打破这个时间循环,他想离开。




而这需要付出代价。




这篇文的专注点也许不是内战,而是盾铁彼此的感情和付出,不算长篇但是确实是剧情向。HE。




节选:




我在时间流中穿越。从一个节点跳到另一个节点,从糟糕的一天跳到更加糟糕的另一天。他们不是持续的、倒像是某种幸运角子机上的图案叠加,狗屎、狗屎和狗屎,混球、混球和更加混球。每一天都是地狱,而我在地狱里穿行。我知道所有结果可还是改变不了它们。
我曾听说有人羡慕我的人生,他们在演讲中认为我包涵了丰富的阅历。谁他妈的会羡慕这样的人生啊?永无止境的战斗。没有不在战斗的日子:或者那些日子太少了,就像真正的角子机里的7一样,总是转不到属于它的那一格。死去、死去和死去。打倒一个敌人,还有下一个,赢下了一场战役,还有下一场。全部都是噩梦般的日子。我以为我习惯了。我也许的确习惯了战斗,我甚至不能没有它;但回忆起来那些失败、那些无法挽救的朋友的死亡是最痛苦的。我害怕回顾那些失败,我曾经还以为我已经可以坦然接受它们了呢;而如今我终于明白,我不是坦然接受了什么,只是时间的洗刷令它的接受变得坦然罢了。




http://hailstony.actbbs.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5097&highlight=%B4%FA%BC%DB&mobile=2




以上两篇的作者都是皇飞雪太太,这个太太的任何一篇文都值得点“喜欢”也值得买本子,她还有好多好多好看的文或者说她写的文就没有不好看的。任何一个文荒却没有看过皇飞雪的文的同好都应该点进她的主页,即使以我的速度来说也够吃好几天了。




皇飞雪太太既擅长写剧情曲折的长篇,也擅长在很短的剧情里描摹感情,她落脚于爱,相信爱,也相信队长和铁人。她的文章细读下来总觉得非常温柔。总之我喜欢她快去看她的文!!【你】




《A Nuke To Your Chest》




MCU盾铁。说实话一开始和第四章我气得和铁罐一样只想把队长打一顿,说话太理直气壮了你以为你很正确你没错哦??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有一种神奇的力量让我看了下去……




全篇是盾铁吵着架互相治愈并且分享感情,开头是很气但是到大概第三章还是……反正到他们吵完架暂时冷静交谈的部分就能了解和理解了!真的强推!




呃,未完。




先把最让我火大的部分放出来提醒一下大家:




       “你攻击我,你攻击巴基,你毁掉了一切。” 托尼正搜肠刮肚地组织着尖刻的回复,却等来了另一个人再次开口。“然后我寄给你一封道歉信,一份重修旧好的提议。你用什么回应我?什么也没有。你生着闷气,沉浸在威士忌里。你简直是三岁幼儿。”




       “我没有生闷气,” 托尼猛地坐起来,“你差点杀了我,你个王八蛋!”




       “是你要杀了我。”




       “我没有。我要杀的是你的朋友。你跑来挡路。”




       “我是挡着,因为你要杀的是一个无辜的人——别说话,别说话,什么也不要说。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可以省省。是的,我阻止了你。因为你显然觉得你可以不分青红皂白地肆意伤害任何人,就因为你失去了你爱的人,又怒又痛,想要报复。你猜怎么着,斯塔克?别人也曾痛失所爱。每个人想会办法都挺过去。但没有人会……” 史蒂夫突然沉默了,像突然词穷了似的。




这段真把我气死了。知道吗,气死了,想把手机摔队长脸上那种气。我知道大家会和我一样气但是不要放弃!!!放弃会后悔的!!!看我节选的下面一段!!!




这里的队长到底是怎么想的?他真的觉得自己没错,错在铁罐,或者别的什么?请看:




       然后史蒂夫看像他,脸上流淌着脆弱,托尼有种想揍他的冲动,至少要抓着他拼命摇。




       “有时候,”史蒂夫开口又停住,呛了一下。发出的声音止住了托尼想要破坏的冲动。史蒂夫更慢地开口:“有时候我想把脑袋往那边墙上拍直到它裂开这样我就能直接给你看了。我不知道怎么把它们说出来。”




       “哇,史蒂夫,我想你刚刚发现沟通不容易这个大秘密。真不容易,恭喜恭喜。”托尼的声音不是很恶毒。他倒是想。但恐怕他声音里的筋疲力尽更多些。




       “你看,”史蒂夫指了指他。他的手疲倦地落下,眼睛看向了别处。“因为你总是这么做。每当我想说什么,我都能在脑中听到你的反驳,于是我……我什么也不说。如果我说我很抱歉,你会说‘你的抱歉对我有什么用?能改变已经发生的事情吗?’如果我说‘我早该说出巴基和你父母的真相’,你会说‘天,罗杰斯,认真的?你现在想清楚了,你怎么不穿越回去重来一次呢?’”




      “请不要跟我道歉。这对我来说毫无意义。”




       “但这是我的真实感受!”




       “这只是搞砸之后求原谅时人人都会说的空话。”




       突然之间,史蒂夫有种正被有意折磨的感觉,他不喜欢这种感觉。托尼几次承认过他知道史蒂夫的话发自真心。却又来这一出。想听真话,斯塔克?真的?“好吧,这样听起来如何:那时我恨你。我恨你承受了那样的痛苦。我恨亲眼看到你痛苦的样子。我不能承受。我不能承受是我带给你那么多的痛苦……于是我就……我为此恨过你,恨你让我面对这一切,逼我做出选择。我也恨过我自己,顺便一说。但我对自己的恨不一样,因为它永远不会消失。”他的话里夹了太多的利刃,他很清楚,但他仿佛在遥远的另一头听自己说话,听得见却无法阻止。好了,我终于一劳永逸地搞砸了一切,他冷酷地分析,但这想法也仿佛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




       “托尼……”话语又开始自行涌出,就像爆发的山洪。“我那时不会杀你的。我做得太过分,但我绝不会杀你。对你我是个王八蛋——但我不会杀你的。我不会的。我不会。”




       “好吧。”托尼小声说。他闭上眼睛,仿佛那些话给他带来了暖意。这让史蒂夫觉得自己非常,非常渺小。几秒后托尼的神情就恢复了平常的尖锐。




对不起我节选了这么多……因为我真的很迫切地想告诉你们这个队长不像那一段,那让我差点弃文的那段里表现的那样。他不是那样的人。这篇文是我看过内战后直面矛盾里一点一点化解开矛盾这部分写得最好的,请不要因为那一段放弃它。




http://www.mtslash.net/forum.php?mod=viewthread&tid=237106&extra=&highlight=Nuke&page=4&mobile=2




《Never eye to eye》




MCU盾铁,团队已经集结然而他们依然没能解决彼此之间的矛盾。双向暗恋。




这篇和上一篇一样都是专注于解决矛盾,并且不是用一而再再而三的道歉和“我救了你所以一切没事了”或者“你和世界有危险所以我们和好了”这种虚无缥缈又笼统的方法。我喜欢这种一点一点开解盾铁、也开解读者的文。




呃,依然没完结。




节选:




Tony只是抖了抖肩膀,竭力站起身来。他想要重新戴上手表。大多数时候他带那块表都是为了气死Rogers——或者让他难受,那就算是Rogers撞大运了。不过戴这块表基本上都是为了气死他,让他明白Tony一点也不信任他。让他看清楚Tony只要在他身边就必须添加额外的防护措施。




这不算是胡说,但是Tony要真的非常害怕Rogers,他可能根本就不会再戴那块表了。Tony就是这么倔。




他瞥了一眼Rogers的脸,看到美国队长一副惊讶又伤心的表情——太棒了——而且他还显得有些愤慨……难道他觉得我会用手套打他吗,用掌心炮?想想那有多爽吧!再说,他他妈觉得我是大混蛋吗?




“星期五,给我做个扫描。”




“好的boss,我检测到多出挫伤……”




“去他的挫伤,”Tony没好气地打断她,“只要不是脑震荡就来别烦我。”他之前有点犯恶心,但那能是Steve轻飘飘打在他肩膀上的几拳干的好事。不会的,要是Steve真的想打他,可能直接一拳就能把他开个窟窿,Tony冷冰冰地想着。而且他眼睛有点花,之后肯定会头疼——不过那大概只是他偏头疼的老毛病了。




http://www.mtslash.net/forum.php?mod=viewthread&tid=256060&extra=page%3D1&mobile=2




《我希望你短信条数无上限》




MCU盾铁,短信体,我怀疑它坑了。




修复内战:在他们整个交往过程中,Tony和Steve第一次开始坦诚地对话,当然,是通过短信。




或者说,Tony和Steve尝试在下一次灾难到来前修补他们的关系。这得花点时间。事实上,击退或蓝或紫的外星人甚至都比理清他们的感情更容易些。




很有趣但也不失严肃的文章。嗯,老实说他们两个的矛盾可能解决得太轻易了,不过短信体什么的也就别要求充分彻底地解决问题……




节选:




紧身裤队长:你想要重修于好吗?




我:咱俩之间?




紧身裤队长:和Pepper,你们在一起挺久了。




我:想吗?当然。




我:能吗?那就是个截然不同的问题了。不管你多爱一个人,那可能还是不够。




我:我开始认识到并非所有事都可以被修复。




我:能让Pepper回到我身边的唯一办法就是放弃一部分自我。我做不到,为了她也不行。




我:一些事无法挽回,我觉得Pepper跟我的关系就是其中之一。




紧身裤队长:我们是其中之一吗?




我:这次是你先发的短信,所以也许还有希望。




http://www.mtslash.net/forum.php?mod=viewthread&tid=227715&highlight=%CE%DE%C9%CF&mobile=2




《重建,重生,重拯》




616盾铁,不能明白为什么这篇文回复那么少。注意,它是盾铁圈第一部长篇小说!第一部!朋友们真的不看看开山鼻祖吗【bushi】




队长在死后一段时间复活了,而他发现很多事情发生了变化,尤其是在Tony身上。




母亲翻译了六章QAQ不知道为什么译者没有继续好想看……人物IC得要死,破碎的铁罐儿和想要理解他、支持他的队长,绝对算Hurt/Comfort。Steve在里面太太太太可爱了和Tony上床以后第二天开会一看对方就脸红想微笑不敢看Tony,队长你的少女心溢出来啦///但是因为这个以为队长后悔了的Tony也特别心疼……




基本上是我最执念的一篇文了。为什么它的续集都翻完了第一部还是没有影子……求大家看完留言呼唤译者回来QAQQQQQQ




节选:




“为了尽快赢得胜利我做了一切需要做的——我知道这意味着你可能永远都不会和我说话了。或者不再是朋友,不再是搭档。我对自己说这没关系因为我知道我在做对的事而且我……我知道那能拯救生命。”




直到Steve的脸要贴上屏幕了他才发现自己一直在往前凑。Tony真的在哭,就和不到一小时之前趴在Steve肩膀上哭泣的模样一样。 




“我都知道。我说过那都没关系。而且就算我说过……就算我说过我会不择手段……我却做不到。而且……”他哽咽了一下,比之前还要痛苦,仿佛已经失去了所有希望,找不到活下去的理由。“我知道这个是因为最坏的事已经发生了。我最无法接受的事……发生了。”Steve有点听不清Tony的话了,他的声音因为哭泣而变得粗粝。Steve的胃仿佛空了一块。他有些害怕听到Tony剩下的坦白,害怕接下来可能会发生的事。“在我们对彼此做过了种种不义之举之后,”Tony拔高音量,“在我们对彼此说过了那么多狠话之后……即使我问过那么刁钻的问题,说过那么可怕的谎言……只有一件事我没法告诉任何人。不管是我的朋友,我的同事,还是总统……就一件事!!我本该告诉你的,可现在不行了……”他的声音弱了下去,仿佛身旁的空气都被抽离了一般。当他再度开口,那只是一声心痛的嘶哑的低语。这不值得。 




录像放完了。画面回到了静止状态。Steve还坐在那里,盯着屏幕,一动不动。 




不管先前Tony的悲伤有多明显,Steve并没有准备好面对这份……极度的痛苦。 




想到他的死竟可以带给一个人如此大的打击,让他感到惊惧又窘迫。 




不到四个月之前,有一次Tony的盔甲脱离了控制,Tony曾停掉自己的心跳来挽救Steve。那时街上一片混乱,医护人员花了二十分钟才赶到现场。这二十分钟里Steve一直在给Tony做CPR,以求他还能有一线生机。他最终活了下来完全是绝境病毒的功劳,但当时的Steve并不知道。他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他绝不能放弃Tony。 




那不是Tony第一次试图以自己的命换取Steve的命。红骷髅在拉什莫尔山释放生物药剂的那次也是如此。Steve被击倒了,还弄掉了他的防毒面具。Tony摘下自己的头盔,把自己暴露在毒气中,就为了给Steve做一会儿人工呼吸。几分钟后Steve醒来,就发现了在他身边昏迷不醒的Tony。那时Steve也以为Tony就要死了,他无法想象如果真是如此,他会做出什么事来。 




Tony是他在这个时空醒来后最早拥有的朋友之一,是他被弄出冰里后听到的第一个声音,也是他十多年来最亲密的朋友之一。 




在Steve的盾牌遗失在亚特兰蒂斯的海底时,是Tony竭尽所能,花费了天知道多少斯塔克集团的财产帮他找回了盾。在注册这档子破事发生之前,Steve一直知道,每当他需要帮助,他只需要去找Tony,Tony会投入一切尽其所能来帮Steve。他一直希望Tony有一天能明白这份帮助其实可以是双向的。 




每当Steve被烦心事困扰,在所有复仇者中,从来都只有Tony会发现他的反常,然后来找他,和他聊聊,不管Steve是不是想聊。 




看看这就是616!!!这就是616盾铁!!!!




Tony一直安静地坐在桌子的角落,听到这话微微抖了一下,像是没料到Nick会叫他发言。看起来在Steve离开之后,他也给自己打理了一番。他穿着一件干净平整的衬衫,扣子系到了脖子以上,以及——




Steve感觉自己的脸要烧起来了,他刻意地盯着会议桌。按理说,他知道Tony脖子上的痕迹是不会被人看见的,没有人知道那里有什么。但Steve知道。每次他看向Tony,比如现在,视线都不受控制地飘向那里。




以及——除非他拿起一只马克笔,在Tony额头上写一个“Steve Rogers所有”,情况就不能再表现得更明显了,不是吗?




更糟的是,每当他看向Tony,他脑子里的一小部分都会不由自主地想起昨晚发生的事。




看看这只队长!!!您不心动吗他们这————————么可爱!!!!虽然是坑但是催一催说不定译者会来撒土呢!!!去看吧!!!!




http://www.mtslash.net/forum.php?mod=viewthread&tid=234425&highlight=%D6%D8%BD%A8&mobile=2




《Your name on every wall》




616盾铁,准确来说不是内战,是历数了他们的每一次裂痕和对立。但内战在其中的分量毫无疑问是最大的。




因为被洗脑而暴怒的Steve被时间宝石一次次送回他过往和Tony的争吵之前,他尝试着去挽回这段友谊,挽回他们彼此,而这一切如此困难。




看这个基本上也可以把616盾铁的虐梗全部数一遍了,但是个人觉得除了内战以外还不算很虐。喜欢这个从愤怒到平静到最后反省自己安慰Tony的队长,而Tony……你知道,他就是Tony啊。




节选:




    分歧与战争都需要双方的参与,他意识到。需要他们两个。这些事上他并不是无可指责。也许这几次尝试失败的原因是一直是Steve在要求Tony。也许他也要尽自己的一份力。也许这一次他可以做出尝试,他们可以一起改变接下来发生的一切。




    他会转变立场。他会帮助Tony推行超级英雄注册法案。他会做出正确的决定,他会帮着Tony阻止Wideawake*,他会帮助他抑制住一切超能力滥用的犯罪。他们可以携手改善这一切。这无关注册法案正确与否。这无关战争的胜负。这场内战没有胜利者。随时间宝石事后怎么施法给当时的自己植入记忆,让他接受自己的想法的转变。Steve已经不在乎了。他已经决定了,他就是要这么做,他要改变历史。




    (Wideawake计划,由政府与复仇者之间的联络员 Henry Gyrich领导的一项利用哨兵抑制超人类和突变人的工程。)




    他会跪下来乞求。他会把羞耻心放在一边,在这件事上他没有自尊可言。那些东西是那些没有看过自己葬礼录像带的人才会在意的。他自己的葬礼。他的葬礼,那场让Tony Stark——那个从五岁起就淡定自如地面对镜头的男人——让他在全国直播的电视镜头里彻底崩溃,悲泣得连悼词都说不出来的葬礼。




    他会竭尽全力让Tony逃过那一劫。




    只因为他爱他。Steve Rogers始终爱着Tony Stark。不管他们的斗争是多么激烈,他从未停止自己的心中的爱意。




    他从来都是在斗争之前降临,这一次肯定也没有意外。Steve不确定时间宝石会提前多久放下他,但他是复仇者里最好的战术家。他心里对所有时间点都有计划。他降临的越早,事情改变起来就会越简单。也许在注册法案之前他就到了;那样的话警告Tony就会很容易。也许是在斯坦福爆炸之前,那他就会提前去斯坦福坐镇;如果他们侥幸阻止了斯坦福事件,那他和Tony就会一起声讨注册法案,就像Tony之前计划的那样。如果能在斯坦福时事件之前穿越就太好了,那样他们就能阻止它,保全那么多无辜的生命。但这是由宝石决定的,而不是Steve自己。




    他开始想象和Maria Hill一起站在天空航母上,告诉她:好的,他会去逮捕那些未注册的超能力者。




    他回忆起Tony说着:“我们不想和你开战。”同时伸出手臂。他会握紧那只手。他会微笑。他会说:“好的,我们谈谈。”他永远也不会把那个电磁干扰器放进Tony的手心。他们会开始谈话,一切都会好起来,他们会一起相处新的计划。




    也许他们会在老宅的废墟中见面,当Tony扶住他的肩膀说:“我们还没有结束。”他会把自己的手覆上Tony的手,他会说:“你是对的,我们没有结束”。然后他们会一起面对外面的一切,在他们的家里,在Tony给他的家里。




    或者也有可能——而这可能是他最后的机会——他们会在洋基体育场的最后会谈时见面,但那时也是私人的,没有任何埋伏。然后他们会达成一致。他会主动投降。




    他能做到的。




    他回想起录像带里Tony的表情。




    他不会让那重演的。




    他有这么多机会阻止内战。时间宝石肯定会给他一个。




    他在一片刺目的洁白中闭上了双眼,周围的一切都凝固了。他不惧怕死亡。他毕竟早就什么都经历过了。但他在心中乞求上苍,让他拯救Tony吧。




                              背叛——3年
                      
    Steve睁开了双眼。




    他正高举着盾牌。




    Tony躺在他身下,毫无反抗。路边上扔着Tony闪闪发光的面甲,而Tony本人则正对他怒目而视,他已经头破血流,视死如归。Tony唯一还能看见的眼睛肿得只剩下一条缝。他吐出一口鲜血。




    “你还在等什么,Steve?”他呢喃道,“结束这一切吧。

     不,Steve钝钝地想,不,不,不上帝啊,不要这样。怎么会这样?为什么是现在?他来的太晚了。




    “不。”他回答道,泪水沿着面颊滑落下来。




    盾牌从他已经麻木的手掌里滑下。




     他颤抖着站了起来,高举起双手。




    “我投降,”他干吼道,“我已经解除武装了。我投降。”




队长这个投降真的是……他们真的爱着彼此。




http://www.mtslash.net/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57625&highlight=your%2Bname%2Bon&mobile=2




《The show must go on》




Tony和Thor中心,无CP。616内战后。虐。




这个作者抓感情抓得太厉害了……它应该在第一类里面的,对不起我整理漏了,所以补在这里。




我明白有人看见无CP就不想看,我一开始也是这样的,但是你得了解一下616的三巨头,了解一下内战后的Tony是怎样面对这个世界……深刻而字字见血。去看看吧。




节选:




我并没有说谎,还活着的人里没有谁比我更了解托尔。




没有谁比我更了解怎么激怒他。




“‘这是朋友之间的谈话’,哈?即便对于你来说,那也是最烂的表现。”




那么你告诉我,我还能对托尔怎么说。




“但是托尔,你要知道,在你离开期间,事情已经起了变化。这很简单,托尔,你要么和政府一起工作,为了政府工作,要么就违抗政府。没有第三条道路可走。”




不。不。托尔。我只想告诉你,史蒂文死了。他死了。他死了。




而这世界上,能明白这对于我意味着什么的人已经屈指可数,而你,你本该是其中的一个。




“好吧,托尔,我能看出来你对克隆人的事情很不高兴,可是你不知道事情的全貌是怎样。托尔,你——”




不,不,托尔。是的,我们所作的是错的。我们创造出了你的克隆体,我希望它能制止他们,让他们停手。我认为这会是你所想要的——最快捷地解决战争,不再要有朋友之间的相互厮杀。但它完全失去了控制,而我知道,在许多方面,这是我的错。我很抱歉,事情本不该如此。没错,我承认这一点,我只是希望你能看到这一点。我们相互认识有十三年之久,我们知晓彼此的身份比史蒂文还早,你知道我不会做这样的事情,除非我不得不那样做。




就算我对托尔这样说,事情难道就会变得更好。




白宫给我打电话,五角大楼给我打电话,联合国给我打电话。他们小心地选择着措辞,可是字里行间我已经听见了“N”开头的那个词。国务卿给我打电话,他再一次提到了绝境。你看,有一个武力强大的阿斯加尔德人降临到了地球上,善恶未知,动机不明,所以我们更需要绝境的技术了,对不对?




而托尔。在卫星图像上看到他的第一眼我就知道,无论我前去找他说什么,我都不再会被他当作是朋友了。




是的,我了解他。




他回到地球上,了解的第一件事是他最好的朋友死了,死在和他另一个朋友的一场内战之后,而“另一个朋友”如今执掌大权。他不会理解为什么我和史蒂文目的相同却要彼此厮杀,老天,他是个会飞的阿斯加尔德人,他怎么可能理解,在高速公路上,即便是朝着同一个方向开的汽车也会相撞。




无论我前去找他说什么,我都不再会被他当作是朋友了。




字字见血。




那句“我们互相认识有十三年之久”,还有“你应该是其中一个”……我的天啊,Tony,Thor,Steve。内战并不仅仅是……它打碎的不止是盾铁的感情,还有很多很多东西。它根本不应该发生,就像是,它摔碎了一个瓷器,你明白无论怎么修复,都回不到从前了。




http://www.mtslash.net/forum.php?mod=viewthread&tid=77057&mobile=2




《Heavy in your arms》




我的错,它还是应该在第一类里面。




MCU盾铁内战后,不要被开头和内容简介蒙蔽了。角色很IC,把盾铁的感情解析得很深刻,同样推荐队三后入坑的朋友们去看。




    Tony和Steve在战斗中受伤,他们被困在冰雪中与其他队员失去了联系。




    “你得放弃我。”他要求对方独自离开,Steve拒绝了他。




节选:




    “Steve,我们要不打个赌,看看是谁先来。”




    “好主意,你想赌什么?”老古董难得的爽快答应,Tony猜测Steve也笑了起来,“我认为会是猎鹰,多两个翅膀总是会比较好。”




    “十美元,”小个子有些被激起了斗志,这斗志让他发热,“Steve,你想错了翅膀的作用,在这个大风天气里翅膀可讨不了好,我希望是幻视,他飞的很稳,或者……Peter也不错,Peter光是出现在这里就足够像是多个太阳了。”




    经过了几秒令人愉悦的沉默后,他听到了来自于美国队长的回应。




    “你是对的。”




    今天可能是Tony Stark的幸运日,考虑到Steve这么多次的承认他的正确性,如果Friday在旁边的话他肯定会要求他的AI助手记上今天,然后在每年的今天都庆祝上那么一次,会开派对倒上香槟的那种。




    就叫“Tony Stark是对的日”,他喜欢这个名字。




    Tony将头更加沉重的靠在身后,几乎像是要陷入进去,然后他快速的握了握对方的手指。




    “我喜欢你说这个。”




    “哪个?”




    “你是对的,这个。”




    Steve发出几声短促而轻快的笑声,“你是对的,”他顿了顿,然后重复了两遍,“你是对的,Tony,你是对的。”




    Tony愉快的笑出声来,虽然他不想承认,但是的确的,这笑是因为对方的寥寥几句话。




    “我能听这个听一整天。”




    Steve愈发放大的笑声混进了几声轻咳,“是吗?那我能花上一整天用来做这个。”




    “是啊,名人名言,对吧。”




    他们已经很久没有像今天这样相处的如此融洽了,没有皱眉,没有争吵,没有更多的指责和意见不合,这状态很好,好的足够让Tony睁着胀痛的眼睛,保证自己不睡过去。




    他的肩膀抵住对方的,“Steve,你记不记得之前你和我说的,说你一个战场上队友的濒死体验。”




    “Tony,我们还不到濒死这么严重。”




    Tony听到一声吞咽,来自于身侧的美国队长,同时他手掌中对方的手指也反射似得弹动了一下。




    "是的,我们没有濒死,”他从喉咙里挤出低哑的笑声,“会看见亲人告诫自己要活下去,你的战友是这么说的吧。”




    “Tony。”




    Steve提高了音调,连语气中都带着皱眉。




    黑发的小个子动了动嘴唇,像是接下来的话需要用上全身的力气似得,Tony转过头,看着身边的模糊黑影。




    “濒死的只有我一个人而已,”他用指尖敲了敲胸口的反应堆,那里毫无光亮,清脆的响声中混杂着破裂的摩擦声。




    Tony发誓他在黑暗中看到对方的眉眼瞬间垮成悲切的模样。




    “我只是不明白,为什么是你,Steve。”




    他们在狂风暴雪中的暗室之中,Tony以为是一个世纪那么长的等待之后,美国队长的身形终于颤动了一下。




    “很抱歉,Tony,我不是真的。”




    这话昭示了他的猜测。
    他如此熟悉那个斜坡是因为他就在那,他的手脚沉重是因为被雪覆盖着。钢铁侠此刻大概正半埋在雪里,努力用自己鲜艳的配色争取救援的目光。




    所以这是他的濒死幻觉,Tony再次敲了敲胸前,在心中默念着上帝的话语,“要有光”他这样想着,然后那破裂的反应堆像是不太好使的破旧台灯,在不规律的闪动后亮了起来,微弱明灭的光亮照清了二人的轮廓。




    “你把盾丢了,是因为你丢在我这,而且你也没有回来取走,对吗?”




    他看向对方被照的更蓝的那双眼睛,然后满意的看到美国队长的身影缩瑟了一下,像是被戳中了痛处。




甜中带虐。




http://www.mtslash.net/forum.php?mod=viewthread&tid=213700&mobile=2




《易燃易爆炸》




MCU盾铁,我觉得结局算开放式BE……文字非常美丽。就像作者说的那样,也许重要的不是我们能不能和好,而是这个过程改变了我们什么,打破了什么。




虐。




内战之后的三个月,全美第一通缉犯美国队长偷渡回了美国,为了谋生,他成为了漫画专栏记者克里斯·加德纳,却阴差阳错遇见了史塔克先生,后者向他提了一个不可思议的要求。




节选:




“但是你突然意识到,过了这么久,你还是跟二十一岁的时候没有区别。”我接住了他的话,这几乎使我同样热泪盈眶。“你觉得你失去了他,就像你失去你的母亲时那样被改变了,你竭尽全力想让生活继续下去,但是最终你发现,没有人能像他一样使你痊愈,就像没有人像他那样使你受伤。”




他定定地看着我,点点头,他仍然非常镇静,但我瞥见了他压抑的悲伤。




“那你为什么不去找他呢?或者……打个电话?”我问,显得过于急迫,但我非知道不可的。




“我……”他放下了酒杯,思考了很久,最终缓缓说:“我不认为这是个好主意。”




“为什么?如果你们如此相爱……”




“你什么都不知道!那不会有用的!”他大声打断了我,这是他第一次对我这样粗暴,但是我丝毫不想责备他。他却更像是被吓到的人,声音骤转,又低眉垂眼,说:“那不会有用的,除了自取其辱,他只会羞辱我,用那些假惺惺的言辞、书信,他永远都是对的,而我永远都是错的。我主动打电话,我就输了。我已经什么都没有了,我可不会连这点可怜的自尊都输去了。”




“这都是你的猜测!如果你不真的尝试,你怎么知道?”我也有些激动,可以说得上是反应过度,如果作为一个局外人来说,这看起来很无稽,但我已经顾不上那么多了。“你从不联系他,或者……”




“那他为什么不联系我?或者来找我?”他再度打断了我。“除了一封高高在上的告别信。声称我可以联系他,如果我有要事相求?你知不知道着到底有多可笑。如果我有要事相求?天啊……”




我无言以对。




“他从未爱过我,而我只是个傻子!”他挫败地向我大喊。




“你怎么知道?”




“他几乎杀死我了。”他说。“他打了我!”他激动地重复:“他打了我!然后只是把一切抛之脑后。”




“然后他以为他写一封信就结束了这件事。上帝知道,这对我来说什么都不同了,我不再能创造任何东西了,他搞乱了我的脑子,我现在每天早上起来的感觉都不再一样了,维持我的生活,为了爱我的人活下去都已经让我精疲力尽了。而没有任何一个人在意,我也不能和任何一个人说,因为那让我该死的幼稚,该死地不成熟,该死地可笑,让人们更加想要离我而去……”他吼叫着说完了,挥手将所有的酒瓶拂落在地,酒液倾泻了一地,玻璃碎片像是经受了某种猛烈地爆炸之后闪亮地碎裂,红酒和其他颜色的酒混合成了深色的液体泼洒满地,我们像是经历了一场剧烈的大出血。




我跳下了椅子,他预估到了我要做什么,便急忙想从吧台里跑出去,但是我的动作更快,我捉住了他,他本想挣脱我,但是他办不到,他情绪激动,周身颤抖,而且光从体型上来说,根本不是我的对手。我将他紧紧拥尽怀里,胡乱亲吻他的头发和额头,连声说:“那没有关系,托尼,你不必假装下去,做你想做的……”




就……感受一下。流淌着的虐感和美感。




这篇文里的Tony也许才是最接近我一开始所想象的,队三以后的他。有些伤痕铸就了,它们不是那么容易就可以愈合的,事实上我有一段时间一度觉得那无法愈合……他依然可以是个英雄,可是那不代表他可以痊愈。也许有人会觉得他太脆弱了。




不建议新入坑或者本来就在下船边缘试探的朋友看。或者建议你看了以后紧接着去看皇飞雪太太的《战后情书》。




http://hailstony.actbbs.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4923&page=1&authorid=53137&mobile=2




《 it's been a long year (since we last spoke) 》




616盾铁,斯库鲁梗。一个……破碎的Tony和一个温柔的队长。我觉得是Hurt/Comfort。




Steve收到了一个链接,点开是一段关于Tony亲吻一个看上去像Steve的斯克鲁人的视频。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反正私心非常喜欢这篇,但是该怎么夸……因为侧面虐铁虐得很充分(???),最后的HE让一切都值得了!




节选:




自从Steve归来,Tony几乎没再分他一眼,不曾再与他一道消磨时光,而Steve此前的假设是Tony再不想和他有任何瓜葛。这很合理,一开始Steve也生气得很,他乐得接受这样的局面。




他记得Pepper朝他大声叫喊,大叫着说,他无论如何都会原谅你,记得自己心想显然不是的,这一回他就没有原谅我,这人在我复活回来后就没跟我说过话。什么样的朋友会这么干?




痛彻心扉那样的,Steve自此恍悟。那个斯克鲁说的话,和Tony眼中未行反驳的神情——Tony自贬如此,他大概觉得如果他真去求和示好Steve只会把他一拳打翻在地。




主动权在我了,这样说的话,Steve心想。他没法去处理那——那件事情,以他眼下说来。但天塌下来也拦不了他去挽回他最好的朋友,而那之后——




而那之后他们可以看看这段关系走向究竟如何,如果Tony愿意的话。




只除非Tony愿意的话。




Steve的手在地毯上攥紧成拳,而他颤抖起身,准备去查点入监登记,搜寻一名脖子上有咬缺的斯克鲁。




问题在于,Tony一直疑色重重。




都不是说关于Steve身份什么的——就是关于普遍意义上的人们。在Steve不再跟他一同进出之后情况更是急转直下,在那之前的问题也只是关于人们会单纯地想和他一起打发时间的不可置信,但现在这变成了疑虑。




“人皆别有居心,”Tony曾这么告诉过他,那个时候Steve还不知道他是钢铁侠,但就已经喜欢他了。




“我就没有,”Steve说。“我就只是喜欢跟我的伙计一起看电影,Tony。”




Tony当时斜斜瞥他一眼,而Steve压根没拿这表情当一回事,那个时候。




他现在很把这些个神情当一回事了,每当Tony在首肯计划前踌躇那么一下,好像他正消化受人邀请的震惊时。每当Tony对Steve出现并提议去餐馆,或者博物馆,或者公园显出讶异神情时。每当Tony用眼角迅速扫他一眼,仿佛他想不通Steve到底是在这里做什么的时候。




情况变得糟糕多了,从Steve不再留意Tony那时起。




他真心想知道还要多久Tony才能在Steve出现时不要再露出那种震惊的神情。




http://www.mtslash.net/forum.php?mod=viewthread&tid=135830&highlight=%B6%DC%CC%FA%2Blast&mobile=2




暂时只想到这么多……如果有人推我会补充的。


评论

热度(396)